上午九點四十五,一輛輛轎車魚貫駛進小豐福利院。雲河市副市長趙大雷在郭小洲和常務副縣長廖柄祥的陪同下,再次視察了福利院的食堂和衛生室,等攝像和攝影記者大拍猛拍一陣後,這纔在鄉鎮領導以及魏格文的帶領下走上昨天已經搭好的主席台。

按慣例,市領導趙大雷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,對魏格生和福利院給予了高度的讚揚。接下來是縣領導發言,然後是鄉鎮領導和魏格生髮言。

場下坐著幾十名老人和兒童。以及鄉鎮工作人員和安排的當地百姓。

會場上掌聲一陣接一陣。

此時雖然已至深秋,但太陽的威力絲毫不減,照在人身上還是火辣辣的,郭小洲看著場下如木偶般機械鼓掌的老人和孩子們,他皺起眉頭,低聲對旁邊的顧正海說:“典禮程式還需要多長時間?”

顧正海看了看手上的會議程式表格,“還有三個程式要進行。”

郭小洲想說“能不能給場下的觀眾每人發把遮陽傘”,但旋即一想,這個要求不是很合適宜。彆說當地無法在短時間找來一百多把遮陽傘,就是能找到,場下呼啦啦的一片遮陽傘,讓電視台怎麼拍攝呢。於是,他說:“給魏格生打個招呼,儘量縮短會議時間,本來是好事,要是把場下的老人曬出個好歹,好事就變成壞事了。”

顧正海起身,在魏格生耳邊低語幾句。魏格生看了郭小洲一眼,馬上點頭。

五分鐘後,大會司儀宣佈散會。

老人和孩子們都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。

領導和商界名流們則走下主席台,三五成群的彼此交流著,一個個興致盎然。郭小洲身邊至少圍了六七名景華的商界名流,他們一一個上前和他套近乎,紛紛呈送自己的名片。

由於現場雜音大,郭小洲冇怎麼聽清楚他們的自我介紹。隻能讓秘書尤成收好他們的名片。

但是他在其中一個名片上多停頓了片刻。

“東旗海繡文化藝術公司總經理,景華麻氏繡法挖掘人,海繡文化遺產保護人,餘昌和。”

他想起了東旗海繡店以及配合胡紅深“做籠子”的少東家餘浩。胡紅深被抓捕,餘浩自然也隨之羈押,常平昨天晚上還向他彙報過,說餘浩的問題很嚴重,而且在收押期間犯了毒癮,當晚被送去戒毒中心。

關於景華的海繡,如何推廣拓展,打造成景華的一張名片,他心中倒是有個想法,隻是當前還騰不出手來。

郭小洲再次和餘昌和握手,“我對你們的海繡很感興趣,有時間希望和餘總多聊聊。”

餘昌和年近中年,除了略顯發福的身軀和手上巨大的玉石戒指讓人感覺有些俗氣之外,根本看不到“藝術家”的氣息。

他似乎冇料到這麼多景華商界名流中,郭小洲唯獨對他比較青睞,他受寵若驚的彎腰和郭小洲握手,“隻要郭書記有時間,我一定前去拜訪。”

顯然,餘昌和是想岔了,以為郭小洲是想要他們店的頂級繡品。他的腦筋立刻開動,在考慮選擇什麼價位的繡品相送。

由於趙大雷下午要去省城參加會議,一大群官員和商人簇擁著把他送到園外,一個個排隊和他握手告彆。

從現場的序列和級彆上看,郭小洲理應是趙大雷第一個握手告彆的對象。但趙大雷選擇的第一個對象卻是魏格生。

兩人握手,好一陣寒暄。然後趙大雷才把手伸向郭小洲。所說的話雖然很是客氣,但都是例行公事的客套話。

官場領導的一舉一動,大多含有深意的。比如趙大雷高調來福利院,他對魏格生的態度,無一不在彰顯,他對魏格生的支援。

如果隻是趙大雷,郭小洲真不怵他。一名市裡的非常委副市長,真正實權是無法跟縣委書記相比的。如果郭小洲某日調任雲河,在不犯錯誤的前提下,入常是基本配置,超越趙大雷不在話下。

但趙大雷如果代表的是市長陸逸呢?那郭小洲無論如何都要重視。

陸逸今年才四十三歲,按年齡來講,是屬於升遷得非常快的的市長。對於這個升遷非常快的市長,除去他不為人知的人脈關係和自己的努力外,陸逸的學曆顯然是最為耀眼的實力象征,因為近些年來,從中央到地方,提拔乾部的兩個硬體就是學曆,其次是年齡,再其次就是基層工作經驗。這些條件陸逸不但都具備,而且還有援Z的殊經曆。

郭小洲來景華前,不僅花時間瞭解景華官員的情況,甚至還留意了雲河市領導的大致情況。比如,陸逸大一時就就已經入黨了,黨齡長,也是一個官員成長的重要條件。總體來說,陸逸是一名非常有政治潛力的中青年領導。這樣的領導,是上下級都最不願意得罪的。

那麼趙大雷高調來景華,不但冇有去縣委縣政府,而是在福利院露個麵馬上就離開,這裡邊是不是彰顯出他和陸逸要替魏格生站台的意思呢?意思是你們可以動戴金星皮誌宏,但不能動魏格生?

送走了趙大雷,按原定程式,電視台的采訪,然後所有出席開園典禮的領導和客人全部移師縣城某大酒店,舉行慶功宴會。

郭小洲看著常務副市長廖柄祥和魏格生正在熱聊,而會場上的老人和孩子們則一個也看不到。

郭小洲忽然對接下來的采訪產生了抵製情緒。他們來慶典什麼?他們來歡笑什麼,該歡笑的應該是慶典的主人們,那些老人和孩子。

無疑,他能通過這個節目在景華群眾中再次博得好名聲,增加知名度,獲得影響力。但他想起采訪稿中一些煽情的詞語,再回想起老人們感恩的笑臉和孩子單純天真的臉。這場采訪他無法接受。

他低聲對顧正海說,“你一會讓廖柄祥接受電視台采訪。”說完,對秘書尤成說,“你趕緊把采訪提綱送給廖縣長,讓他馬上熟悉熟悉,你一會跟我去小豐鎮走走。”

“郭書記……這怎麼行……”顧正海暗想,郭小洲雖說很多地方令人稱奇,但到底年輕,身上還有些書之氣,有些意氣用事。

郭小洲淡淡道:“就這麼定了。中午的飯局我不參加,你代替我去。”

顧正海欲言又止,終低頭說:“好吧。”

郭小洲帶著尤成悄然從人群中擠了出去。

電視台一行人找到顧正海,陳思瑤笑著說:“顧主任好,我們應邀前來采訪郭書記……”

顧正海搖搖頭,“陳主持,有點小變化。郭書記臨時有事離開,縣裡的采訪由廖縣長接手。看,他過來了。”

陳思瑤眼神一變,伸手捋了捋額頭的碎髮,猶豫道:“可是采訪大綱……”

顧正海笑了笑說:“你們先和廖縣長的秘書儘快修改下大綱,該刪減該增加什麼內容,你們雙方定奪。不會耽誤很長時間。辛苦你們了。”

陳思瑤微微一笑,“不客氣,我們理應配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