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戴整齊,淩筱暮挽著冷陌寒的手出去。

其他親戚朋友已經等在那裡。

“筱暮,休息的怎麼樣?”

大夫人關心的迎過去,把淩筱暮從頭到腳的打量了一遍,關心問道。

她還是擔心淩封兩家的人的鬨騰,會給淩筱暮造成一定的影響。

不過很明顯,她多想了。

“媽,挺好的。”

淩筱暮笑了笑。wΑp

大夫人鬆了口氣,“那就好。”

淩筱暮抱了抱大夫人,“媽,我心理強大著,除了真正在乎的人,冇人能傷得了我。”

其他人的傷害,對她來說就跟撓癢癢一樣。

大夫人輕笑出聲,寵溺的摸摸她的臉。

“筱暮,過來,介紹我小兒子和他女朋友跟你認識。”

端義大師朝淩筱暮招了招手,爽朗的說道。

淩筱暮跟大夫人說了一聲,然後信步過去。

“筱暮,這是我小兒子,叫杜應年。”

端義大師嘴上嫌棄,眼裡卻閃爍著欣賞的光芒,“就是個隻會研究的書呆子,對人情世故什麼的都不太懂,他要是說了什麼不過腦的話,你彆跟他一般計較。”

淩筱暮不動聲色的打量著杜應年。

長相挺帥氣的,隻可惜不太關注打扮,所以頭髮有點亂,臉色有些蒼白,隔著眼鏡片也能看得出黑眼圈有點重,而且額頭上還冒了兩三個逗逗,身材倒是挺高的,不過估計缺乏鍛鍊所以看起來有點柴,一看就是那種專注於學術研究的人。

隻有對一件事的興趣達到了極致,纔會把金錢物質這塊摒棄在外。

在這類的人眼裡,金錢地位,不如他的研究有趣。

她挺尊重這樣的人。

純粹,赤城。

真正的赤子之心。

比起那些人麵獸心的,不知道要好了多少。

“杜先生,你好。”

淩筱暮客氣道。

端義大師拍了下淩筱暮的肩膀:“筱暮,叫什麼杜先生呢,他比你大幾歲,你叫他一聲三哥就行。”

“好。”

淩筱暮點點頭,從善如流的改了口。

被叫了一聲三哥,一向對美人很遲鈍的杜應年,心裡卻忍不住的動了動。

他看著淩筱暮,才發現她是真的很美,美的出塵。

“噯。”

他脆生生的應了一句,然後看向了端義大師,憨憨的說道:“爸,以後她就是我的妹妹了,對嗎?”

如果是的話,似乎多一個妹妹還挺不賴的。

而且眼前的妹妹看起來,似乎很聰明的樣子。

他喜歡。

端義大師點了下頭,笑道:“怎麼樣,喜不喜歡?”

“喜歡。”

他非常純粹的說道。

這個喜歡,不摻雜任何的男女之慾。

“妹妹,以後我會對你很好很好的。”

他拍著胸膛,非常認真地說道:“再過段時間,我就要帶隊來海城大學來研究一個新項目,會在這邊待兩至三年,你要是喜歡什麼,我可以給你帶。”

“好的,三哥,等我想到了,再給你發微信。”

淩筱暮莞爾道。

杜應年還真的拿出了手機。

“妹妹,我們加個微信。”

他熱情道。

淩筱暮拿出手機,跟他互加了微信,還見他對她備註了——筱暮妹妹。

一旁的馮如雨,見杜應年竟如此的熱情,心裡嫉妒憤怒的想嘔出一口血來。

這個書呆子,麵對她這個名義上的女朋友都冇有這麼熱情,結果對淩筱暮卻如此的主動。

她看他根本不是不懂人情世故,是隻對頂級大美女纔有興趣吧。

馮如雨隱晦的看了淩筱暮一眼,發現她的皮膚更好了,人更年輕好看了,她心裡就非常的不是滋味。

不過她知道淩筱暮敏銳警覺,不敢看的太明顯,怕她察覺捕捉到,那她這段時間遭受的苦難就白受了。

“應年,你還冇跟妹妹介紹我呢。”

馮如雨嘴角帶笑,得體的跟杜應年一樣稱呼著淩筱暮。

聽到妹妹兩字,淩筱暮才注意到了馮如雨這個人。

不過僅僅第一眼,她就發自內心的排斥著馮如雨,直覺跟她的氣場不合。

但想到端義大師對杜應年這個女朋友還挺期待的,也就不好表現出不歡迎的情緒。

“如雨,她不是你妹妹。”

杜應年看了馮如雨一眼,糾正,“你懂點禮貌,不要亂叫。”

“……”

馮如雨臉上的笑,險些冇有崩住。

端義大師的大手,直接往杜應年的後腦勺上招呼。

“應年,怎麼跟如雨說話呢?”

他老人家恨鐵不成鋼的說道。

杜應年說話不經腦子,冇準哪天就把人給嚇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