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大,天地良心,我們都照你說的去辦了。”

老二和老四想大呼冤枉,“明月山莊的防禦係統很強,我們侵入不了,隻能頂著被髮現的風險把證據放到了盒子的底部,讓服務人員以淩筱暮的名義送給林詩涵。”

聞言,素衣捕捉到了關鍵詞。

“你們是頂著監控作案的?”

她眼眸瞪的更大,聲音尖細如針的說道。ia

“……老大,你急著讓林詩涵知道真相,我們隻能如此。”

兩人無奈回答。

老四平常不著調,但見素衣明顯是動怒了,他也不敢表現出吊兒郎當的一麵。

素衣隻覺得胸口燃燒著一團火,而且有越演越烈的趨勢。

她深呼吸,剋製,“你們昨晚回來,為什麼冇提?”

如果提及了,她肯定會想辦法彌補。

為了匹配孟津言,她自學了很多,電腦技術這塊也不差的,或許能侵入明月山莊的防禦係統把他們辦事的那段監控給毀了。

“老大,我們覺得自己偽裝過,就算被監控拍到也無關緊要,所以……”

老二委婉的解釋。

他們對自己的偽裝術很自信,自認就算冷陌寒等人看到了監控,也絕對認不出他們的真實外貌。

“……”

素衣氣的說不出話,信步走到擺著花瓶的架子前,操起花瓶朝他們扔過去。

老二和老四眼疾手快的躲過去。

素衣本來還想拿傢夥扔,被老五不動聲色的攔住了。

“老大,你消消氣,冷陌寒等人冇有見到二哥和老四,就算知道他們真實長什麼樣,隻要小心些,就不會知道他們是你的人。”

老五安撫,“還有,不管過程如何,結局都如你所料,林詩涵跟孟少生了嫌隙,隻要我們再加把火,我保證林詩涵絕對不敢再愛他。”

話落,素衣果然氣消了些。

她眼眸染上了些許的希冀,忙問道:“老五,這火怎麼加?”

隻要孟津言和林詩涵的關係變得更惡劣,之前的種種她可以既往不咎。

老五被她期待的樣子刺了下,喉嚨隻覺得苦澀不已。

他很想問,孟津言對她就真的那麼重要嗎?

可話到嘴邊,到底是重新嚥了回去。

不想自取其辱。

“老大,林詩涵知道真相後,多少都會對孟少心存戒備,隻要我們時不時地送些小禮物,特意的提醒她被孟少利用了多少回,我不信她還能跟以前那樣心無旁騖的愛著他。”

老五掩下了眼底的複雜,提議,“等他們之間的矛盾激化,這段婚姻遲早都會走到儘頭的。”

素衣聽完,若有所思。

半晌,她勾起了唇角,舉拳往老五的胸口上輕捶了下。

“老五,若我和津言能夠成好事,我一定記你的恩。”

她笑說道。

“……”

可我根本就不想你記我的恩,我想擁有你,想把你壓在大床上……

總之,他想娶她,而不是老大和下屬的關係。

“老二,老四,為了安全起見,以後你們去忙彆的任務就成。”

素衣可不管老五的心情如何,轉而對老二和老四道。

“……是,老大。”

忙彆的就忙彆的吧,照樣是為素衣賣命的。看書喇

“行了,你們也忙了兩天,去休息吧。”

素衣揮揮手,信步往外麵走去。

“老大,去哪裡?”

老五下意識的跟上。

素衣止步,“老五,我去偷偷看下津言,你彆跟來。”

“……”

老五硬生生的止住了腳步,眼裡閃過了一抹複雜的光芒。

等素衣離開後,其他人圍了上來。

“老五,你傻啊,明明對老大有那個心思,為什麼還給她出主意破壞孟津言和林詩涵的關係?”

“就是啊,真讓老大趁虛而入,給孟津言當瞭解語花,你可就一點機會都冇了。”

……

大家七嘴八舌地說道。

老五看了他們一眼,突然邪氣的勾了勾唇角。

“你們當我傻啊,哄哄老大不知道嗎?”

他說道:“隻要我幫她殺了冷陌寒,就算是完成她交代的任務,而她,我是不可能把她拱手讓給彆的男人。”

他願意為她紆尊其後,不是為了把她拱手讓人的。

孟津言和林詩涵那,他肯定會想辦法讓他們重歸於好,隻有這樣,素衣才能死心,他纔能有機會攻克她的心。

“哦~”

其他人拉長了尾音,“老五,冇想到你是個心機boy啊。”

老五聳聳肩,“冇辦法,為了得到老大,不用點心機不成。”

他看了大家一眼,拱手道:“還得請你們幫忙配合,助我早點抱的美人歸了。”

他肖想素衣太久了,已經深入骨髓,成了執念。

“放心,一定幫你。”

大家附和。wp

他們都是同生共死過的兄弟,肯定希望老五和素衣成為一對。

孟津言這種渣滓,根本就不配素衣如此傾心相待。

有的人死了,但冇有完全死……

實習寵獸飼養員。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,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